四处爬墙吸木头人/
本命特传冰夏冰

暴力红眼杀人兔

【特传/冰夏】第二类条件不稳定

○原著设定,时间是两人高三→大学的假期
○双单向箭头+告白,大概是甜的……描写苦手orz
○不熟悉湾家词汇用法,如果有用错请告知我……
○ooc属于我(逃

(一)

夏碎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中走出来时,便看见冰炎正倚在书桌旁,环抱着手臂,望向窗外的倾盆大雨。听见声响,冰炎回过头,“夏,过来。”

夏碎走到冰炎身边。冰炎拿过毛巾,替夏碎烘干了头发。夏碎显然也习惯了这样的待遇,道了声谢,顺势也靠在书桌的边沿。外面一片漆黑,只有零星几点灯火,在雨幕中黯淡了光亮,玻璃窗上两人的身影格外清晰。

冰炎和夏碎正在修学旅行。

三年前初中毕业的假期里,同学们组织过一次修学旅行,冰炎和夏碎却因为外出任务,没有参加。当他们在某处罕无人迹的荒山上搭起帐篷、燃起篝火时,冰炎看见夏碎抬头望向一颗星星也不见踪影的天空,想到他们的同学们此时应该正在原世界的一座灯火彻明霓虹璀璨的城市中尽情玩乐,忍不住问夏碎,“是不是感觉无聊?”

冰炎有点点在意,因为这个任务是他接下的,没有料到刚好和修学旅行撞上,连累了夏碎要一起来这荒僻的地方出任务。

冰炎记得那次,夏碎闻言,收回了视线,朝着冰炎笑了,“不会呀,和你在一起,我怎么会无聊呢?”夏碎在跃动的暖火映照下笑得非常愉快。

三年后,为了弥补当时的遗憾,更多的是出于一份私心,冰炎计划了这次修学旅行——只属于他和夏碎两个人的。

可不巧的是,在他们来到游玩地点的第二天,天气预报就说今晚台风即将登陆。两人逛了一圈回到下榻的酒店时,暴风雨便来临了。

计划好的行程只得作废,——其实原本也没什么特定的计划,除了最后一天把同伴拉到这里著名的情侣圣地试探一下之外——回到学院后又要进入繁忙的生活,怕是再也没有时间和机会了。

冰炎稍稍郁闷了,脸上仍是一片平静。

“披上外衣,要么去被子里呆着。”见夏碎只穿了件衬衫,冰炎说道。夏碎吐了吐舌,乖乖走向自己的床,钻进被窝里。

冰炎又伫立了会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雨声、呼啸的风声,让他莫名觉得有一股冷意渗入肌肤。借着玻璃窗的反射悄悄地观察着夏碎,冰炎最终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可笑而且无意义,于是拉上窗帘将风声和雨声隔绝在窗外,从背包中抽出一本书躺上自己的床,开始翻阅。

“躺着看书对眼睛不好。”夏碎侧躺着,把自己裹进被褥里,只露出脸,对着冰炎的方向。

“那,我做些什么好。”冰炎合上书放在一边,也转过头看夏碎。夏碎弯起唇角着与他对视,目光专注。

气氛怪微妙的,两人却没有不自在的意思。

听着不太真切的风雨声,夏碎困乏了,嘟囔了一声“我先睡了”,便合上了眼。冰炎伸手拧暗了壁灯。脖颈有点酸,冰炎索性也侧过了身,和夏碎面对面观察他。

冰炎没有非常认真地观察过夏碎,以前是对这没什么概念,不甚留意,后来则是无意间避免。夏碎温温柔柔的气质极易让人心生好感。冰炎怕被对方察觉自己的一点小心思。

床头的灯氤氲着朦胧的光。夏碎睡得安安分分,蜷着身子,双手搭在枕边,像一只乖顺的小狐狸。绸缎般的长发铺在枕头上,肤色透着红润,比起之前的虚弱已经好上不少。

即使是在睡梦中,夏碎也习惯性地带着笑容,整个人散发着温和无害的气场。认识这么多年,冰炎当然不会被夏碎的表象给骗了。要是现在一不小心惊醒他,转瞬间这个房间就会变成战场。

想到这里冰炎忍不住笑了。他记得自己和夏碎第一次一同外宿时,自己就因为醒来后发现头发被夏碎压住了一截、而抽出来的动作有那么一点不轻柔——对冰炎来说真的只有那么一点——就猝不及防地被夏碎打了一顿。本就没有意识到夏碎会对自己出手,更何况对方根本就是睡着的,连该不该还手冰炎都犹豫再三。

向来都是自己对别人动手的冰炎真是有苦难言。

窗帘的缝隙中漏出一两缕细微的光线,冰炎听着雨声,心里一片安宁。

冰炎喜欢夏碎。

他不知道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也许是被习惯了无论在何时,一回头便能看见夏碎的身影;也许是习惯了无论去哪里,都会有夏碎陪着自己;也许是习惯了课堂上补觉醒来,盖在身上的一件校服外套;也许是习惯了夏碎提醒自己按时吃饭注意身体,在过劳时把自己按在床上休息;也许是习惯了夏碎轻柔娴熟的治疗手法,免去了去医疗班的很多麻烦;也许只是习惯了有人无条件地对自己好。

夏碎悄无声息地、又令冰炎实实切切感受到地、渗入了冰炎的生活中。等冰炎意识到时,夏碎已经在他的心中占据了很重要的一处了。

冰炎不知道这种感情该如何定义,也不知道在夏碎心里自己是什么位置。他只知道,看着夏碎、想着夏碎,他的心便化作柔软的一滩。

希望让他平平安安不再受伤、希望让他快快乐乐不再操心,希望和他一起携手经历人生,希望把一切快慰都与他分享……

希望给他幸福。却又不能确认自己能否做到。

但是……只要在他身边,就好。

就好。

(二)

第二天仍然是狂风暴雨的天气。冰炎拉开窗帘,俯视着在大雨笼罩下灰蒙蒙的城市。察觉到身边人的低气压,夏碎安抚了几句,“没事的,我们一起在房间里看看书,这样不是也挺好的?”

语气就和那个夜晚,在荒郊野外笑着说“和你在一起怎么会无聊”时分毫不差。眼眸弯弯有如盛盈了星辰,浸润了阳光。

听了夏碎的话,冰炎将视线转回室内。披散着头发有点热,冰炎抓起皮筋打算束起来,藉此带过这个话题。

夏碎却说,“你别总是用橡皮筋了,容易扯头发的。”

夏碎走到冰炎身后,“我来替你梳吧。”

冰炎的长发被温暖的双手轻柔地拢到背后。

夏碎取了梳子给冰炎打理起了头发。散乱在脸颊两侧的碎发被细致地整理好。手指触碰到肌肤,田婴点水般轻巧而撩拨起了不知名的情愫。冰莹的发丝又凉又滑,握在手中触感极佳,夏碎忍不住用手背蹭了蹭。发丝被牵引,冰炎忍不住转过了头。仍把冰炎的发束在掌心中,怕弄痛冰炎,夏碎下意识伸直了手臂,这个动作反而像是要把冰炎圈进怀抱中一样。

“别回头,先让我扎起来。”

夏碎拍了拍冰炎的肩示意他转过去,然后用暗红色的发绳给冰炎束好了辫子。

比平常冰炎自己绑的低了一些,冰炎照了照镜子,说很好看。

“是啊,你怎么样都好看。”夏碎调笑他。

(三)

背景音乐是雨珠不断敲击在玻璃窗上的清脆声响,冰炎和夏碎各占据沙发的一角,安静地看书。

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夏碎不由得想起了三年前那次未能成行的修学旅行。那一次虽然错过了,夏碎却一点都不遗憾。夏碎偏好清静,和一大群哄闹的人出去玩并不是件令他享受的事。对冰炎也是,更何况冰炎可能连班里的同学都没有认全。

和冰炎在一起,无论做什么、无论去哪里,夏碎都乐意至极。

夏碎看的是他的咒术课笔记,上边的字迹有他的更有冰炎的。读到某一行,夏碎突然想起当时的场景。冰炎站在自己右手边,看自己正冥思苦想,于是很自然地俯下身来,一手搭肩、一手握住自己执笔的手轻车熟路地画出图案。

夏碎的思维有一瞬是空白的。冰炎弯下腰时垂下的一绺红发堪堪擦过耳廓。握着笔又被冰炎握住的手不自然地颤了一下,冰炎察觉了,问夏碎怎么了。

于是夏碎稍稍侧过了身子。那缕红发从他肩上滑落。

太近了。太近了。

夏碎喜欢冰炎。

夏碎也知道冰炎喜欢自己。因为冰炎的眼神,夏碎太熟悉了。

小心翼翼地、把深沉的情感掩藏起来,融成一泓温水,渗入同伴间的信赖与朋友间的关怀中,自以为不会被对方发觉。

可是喜欢的心情,会从凝视的眼睛里,从指尖轻微的颤动中,从不自觉地亲近对方的每一个小动作中,显露无疑。

夏碎就是不说透。一来他知道冰炎的情况,不会让他为难;二来自己的心情也是患得患失的。夏碎不认为现在的自己有足够的资格让冰炎付下一句承诺,他需要蜕变得更强,完美地践行作为搭档的责任。

他总是把一切都藏在心底,戴上温和的微笑面对所有人,大家都认为他是他展现出来那样的人。只有在冰炎面前,他可以稍稍放松一下,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让冰炎气恼再安抚。

某种意义上冰炎和夏碎是同一种人。冰炎不是展露出来的那样无坚不摧,他也只是个孩子,需要人关心。可是冰炎不一定能回报,于是冰炎主动切断了会被关心的机会。夏碎觉得无所谓,他早已习惯了默默地付出,而不需要回报。如果对象是冰炎,那自然更好。

夏碎觉得这样就挺好,可以光明正大表达关心,可以照顾冰炎的起居细节,可以和他一起走过生命的路途……

可以站在他身边,就在触手可及之处。

眼前人是心上人。

呼吸相闻,心意相通。

夏碎觉得自己不用再奢求更多了。“在一起”这个词中蕴含的东西太沉重,负担起了余生的重量。在他们做好充分的准备之前,夏碎不会让冰炎察觉到。比如自己也喜欢冰炎这点,冰炎可能永远都不会知晓。

(四)

那天冰炎一个人进了图书馆,却不是为了借学习的书籍。他翻阅了原世界几位情感专家的著作,那些人告诉他,这种感觉叫做,喜欢。比朋友间的喜欢更深一些。

冰炎行事向来直接,讨厌遮遮掩掩,喜恶一向直言,可唯独对于感情,他不知道。

当幼时父母离他而去,当他来到无殿,当他进入学院崭露头角,当他作为公会袍级声名大噪……一次次的成长阶段中,他学会了避免对别人产生过多的情感,甚至做好了孤独一生的觉悟。可他还是无法防止夏碎那样悄无声息、如同春雨润物般渗入他的生活,温温柔柔,舒舒适适,他再也舍不得离开他,现在顾虑已经不存在,冰炎却无法确认夏碎对他是怀揣着什么样的心意了。

他想夏碎是不是发现了呢?发现了他尽力掩藏起来、不愿让对方发觉的感情。

夏碎那么敏锐,又那么熟悉冰炎。

冰炎心中纠结,如果夏碎对自己没有相同方面的意思,贸然挑明了,结果无外乎两种:一是被婉拒,今后即使两人表面上仍然和从前一样,内心却会多一层无形的隔膜;或者夏碎会勉强自己,接受冰炎对他越界的好意。冰炎更担心的是后者,而以夏碎的性格和对他目前冰炎的态度,极有可能会演变成那样。这太自私了,对双方而言都会是痛苦的。

可是冰炎隐瞒住一时,又能隐瞒到以后吗。如果夏碎最后还是知道了,知道了原来冰炎——他最信任的搭档,对他怀的是这种心思……对夏碎来说是不是很不公平。

冰炎心不在焉,手中的书捧了好久都没有翻页。忽然左侧沙发垫一沉,夏碎直接侧着身子靠了过来。

“冰炎,这一条能给我讲解一下吗?”

猝然靠近的人让冰炎一时没有从沉浸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待他抬起头,正看见夏碎眨着眼望向自己。

冰炎能望见澄清的紫色眼眸中自己的倒影。他急忙坐正了,掩盖自己一瞬间的失神,暗暗祈祷夏碎没有意识到他的不对劲。

夏碎递过来的课本上整整齐齐划了重点和笔记。冰炎把书摊在膝上,收敛了心思,把夏碎指出来的高级阵法的原理详尽地解释了一遍。夏碎非常专注地听着,末了把书接过,面上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冰炎松了一口气,却听见夏碎漫不经心地补上了一句:“你刚才在想什么呀,那一页看了快十分钟了。”

(五)

冰炎没有答话,夏碎也并不是很在意这个问题的回答,又低头看他的课本去了。

冰炎纠结了片刻,想着不如趁这个机会把话挑明了吧。他觉得两人之间更应该坦诚相待,这样也就不用把秘密藏下去了。

冰炎站起了身。夏碎抬头看他。冰炎径直走到夏碎面前,表情严肃。

“夏,我有件事要和你说。”

“怎么了?”夏碎见状合起了书,“不坐下说吗?”又拍了拍自己身旁的垫子。

冰炎摇摇头。

“听我说,夏碎,你不用立刻回答我,认真考虑后再答复,不要委屈自己。”

夏碎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冰炎,表情恰到好处地显示出疑惑。

“无论之后你会怎样做选择,我都尊重并且接受。”说完,冰炎发现夏碎唇角弯起的弧度更深了,眼中的笑意浓得快溢出来。冰炎突然捕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意味。可话已至此,他无暇顾及,便深吸了一口气,直视着夏碎的眼睛,以极其严肃的语气说:“夏碎,我喜欢你。”

夏碎像是愣了一下,而后扑哧一声笑了:“冰炎,我也喜欢你。”

冰炎有些哭笑不得。“我说的是……那种喜欢。”

“想要一直陪在你身边、早上一醒来就能见到你,晚上看着你入睡的那种……喜欢。”

夏碎稍微收了笑容,撑着沙发扶手站了起来。两个人靠得极近,近到夏碎发梢好闻的洗发水香气在他站起来时袭向冰炎。

冰炎的表情没有明显变化,手指却无意识攥住了衣角。

夏碎突然张开双臂把冰炎抱住。冰炎被带着向后踉跄了一步,搂住夏碎的腰。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便听见夏碎附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也是。”气流拂过耳际痒酥酥的,带起一片绯红。然后夏碎笑了起来,初始还有所克制,越来越按捺不住,笑得浑身都在颤抖。

冰炎无语了良久,咬着牙齿一个字一个字地挤出来:

“药!师!寺!夏!碎!”

果然又被他玩弄了。

这个人,实在是,实在是过于恶劣了。

搂住夏碎的手臂却更加收紧。甜蜜的细流一股一股从心底涌上来,漫漫淌向全身。心里被填得满满当当的。

仿佛空中飘荡的花瓣终于落在了地上。仿佛江上漂泊的画舫终于泊入了渡口。

夏碎喜欢冰炎。夏碎喜欢冰炎。

这个念头让冰炎把被夏碎捉弄的恼怒抛在了脑后。

夏碎终于控制住了笑。他把脸埋进冰炎肩上,“对不起……其实,我早就发觉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冰炎不甘心。

“那次上符咒课,你睡醒来偷偷看我时,我就知道了。”

然后将隐秘的千回百转的心思尽数吞咽下。

果然还是恶劣啊。

这个人。

冰炎象征性地打了下夏碎的后背,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这样……真是太好了。

冰炎想。

end.


随意的ft:
终于赶上了……中秋节还要晚自修我痛哭……
也许不够甜……太仓促了orz……有时间改下排版……

(标题是气象术语,台风形成的原因什么的……实际上草稿是在七夕写的,当时正好是台风天气……)

祝各位中秋节快乐_(:з」∠)_

柚子由于过于蹦跶而被切成块状了_(:з︶


我:我想不出该配什么字了……
学妹:好友拂樱……
姬友:回首云开……
我:…………你们就不能,不捅刀啊…… ​​​

这个梗不知道有没有大大玩过……
先祝大家七夕快乐qwq

唔……表达不出那种感觉……

(我永远喜欢夏碎qwq)
第四张是gif

不会画饰品和衣服orz

發覺還是有人會看冰夏这个tag
所以我快樂地摸了一張……

“你的眼睛是唯一的色彩。”(因為我色廢)

,然后发觉我忘记涂红发了,意会就行(bu)

性转/ooc慎

被金光虐到无法言语……只有jk四智可以稍稍安抚我…… _(´_`」 ∠)_ ​​​

『夕焼けと君』

@九十七月 

占tag致歉
放一个很久以前下载的骑士日记资源
(如果有不妥当的话我会立刻删除><)

因为是别人的,所以存档里几乎有所有的end和cg了
链接收评论

© 藥師寺 鏡擇 | Powered by LOFTER